過去の美しい時代の忘れ者

  素服装、涙とされる、あなたに帰ら人波で死去。
  雨落ち心尋君の影、身化松に知り合っている。

傲来雾,花果香,定海一棒万妖朝。
‌东海外,水帘中,齐天比高仙折腰。
‌素衣着,泪情诗,待你未归人潮逝。
‌初相识,唇上血,千古第一为红颜。
‌破阳炎,地寒天,泪中再见忆中颜。
‌玉璧传,金铃现,血染涂山为君颜。
‌伊人泪,蛊灵愿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
‌清瞳月,兵人剑,相视一笑轻王权。
‌再相逢,命燃枝,不枉树下来世愿。
‌将欲死,情莫逝,树下情请再来世。
‌再相逢,不相认,一点缘孽如浮生。
‌御水珠,三生情,十里红妆女儿愿。
‌寒冰戈,忆如沙,一语清辞胜千言。
‌灭妖火,点情愿,五十年愿终实现。
‌五彩棒,续前缘,五百年缘终相见。
‌着囚衣,南国宫,欢度公主痴念中。
‌相思浓,百年空,奈何涂山一抹红。

【Servamp 】

*真心觉得…真昼好人妻…

*唉…这回数学亏了…我想静静…别问我静静是谁!

🌸开更了!

68(上).我们来聊聊吧!  

《邀请函》 

致亲爱的,可爱的,敬爱的你: 

还差一点。 

再稍微等一等。 

在我达到你的期望之前,为了让最爱的你不无聊,我们来对弈吧。 

如果你赢了,我给予你强大的力量。 

如果你输了,请你永远留下来陪我。 

同意吗?同意吧、同意吧、同意吧! 

快在契约书上签下你的名字——这是只为你准备的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正被小黑控制住的真昼竟慢慢闭上了眼…

小黑和愤怒组这才松了口气。小黑一边把真昼小心的放下来,一边说:

“…吓死我了…真昼…他…到底…是怎么了…”

Hyde抢先吊戏一步,擦着眼泪,抱怨道:

“鬼知道!他突然从下面钻出来,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向我们攻击!”

吊戏缓过了神,忽然问小黑:

“诶!Sleepy Ash,你没和真昼在一起呀!”(总有种一语双关的感觉…自己领悟…)

小黑回了他个无奈的眼神:

“…神知道…会这样…”

正在这时,真昼又 “唰!” 的睁开了眼睛! 小黑最先反应过来,连忙站起来,用坚硬的衣尾再次控制住了真昼…

真昼看了看四周,只是不慌不急地吐出一句话:

“喂!我们来聊聊吧!”

大伙这才意识到: 他不是真昼!

宝宝…今天想静静…
这道题没做出来…
唉…宝宝心塞…

一直想问,
我这个是乱炖文,
后面会加入一些剧情
如:
《乌冬面之国的金色毛球》
《魔女卡提》
《未闻花名》
主要是《加油大魔王》
在后面《加油大魔王》是最主要的,
这一段会把真昼写成女生
(其实大魔王是双性的)
后面可能都是女的了,
如果有什么建议,尽管提,我会尽量接受的,
谢谢。

宝宝快月考了!
杯具呀…
呜呜呜……
所以…宝宝要等一阵子才能更新了…
非常抱歉…
(小提示:接下来的将是“母亲”篇…请多期待(☆∀☆))

【Servamp】

67.内心的黑暗

用你仅有的光芒去照亮你内心的黑暗。
用你眼前的一片黑暗去照亮你内心的一片光芒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“好冷…好安静啊…这是哪?”真昼揉了揉自己有些阵痛的头,睁开眼睛,看到的却是一片黑暗:

“…这…这是哪里啊!”

他挣扎的想从地上站起来,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…

“唔…怎么回事!动…动不了了!”

这时,只听见一阵“嗒嗒嗒”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,真昼抬头一看,发现是原来的那个魔族少女!

少女微微张开了口,用似笑而又清晰的声音说道:

“喂!怎么样,还好吗?动不了了吧!”

真昼这才明白,原来是她搞的鬼!

“喂!你干了什么!放开我!”

真昼即使被困在地上,气势也是依旧不减的朝少女命令道。

少女丝毫没有动摇,反而用超平静的声音对他说: “别做无谓的挣扎了,你的身体现在完全被我控制着,不行的话,你看…”

说完,手上出现了一个水晶球,上面映出了一个场景:

小黑和愤怒组正尽力的拖住他,强欲组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似的,一下子坐在地上…

真昼看到这一场景,顿时惊呆了:

“……什…么…你,你快放开我,快放开…我…”

少女用手指凝聚了一个小亮点,只是朝真昼头上轻轻一点,真昼便又觉得眼前发黑,越发想要睡着。

少女只是瞄了他一眼,给他留下了一句话:

“活着会很累,很痛,与这个世界和周围的人总是有摩擦,有无法纾解的矛盾,有些时候,我们会恨不得想杀人,想报复。

可我们不会这么做。 因为我们能正视自己的阴暗,知道这是生命里必然要经受的痛苦和挣扎。我们能在挣扎后,让自己选择正确的路。

因为,这世上原本就没有纯粹的圣者,有的不过是,在同内心的黑暗斗争后,能保守本心的人。

…你想要解脱的话,叫我一声就好…我叫尼库塔(Ricoter)。”

说完,轻蔑的一笑:

……对了…借你的身体一用,‘人类’。”

servamp
66.变化

他…变了…
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“你们这是…?”小黑有些糊涂了…不过,看样子是知道事情怎么了…

“…你…和这个人类…缔结了契约…吗?”小黑慢吞吞的问道。

玛利亚拍了拍手,紧皱着眉头盯着小黑,说:

“是的,怎么了,哥哥!”

小黑被她这么一盯,声音也是小了不少:

“唔…没什么…祝你们…合得来…”
(小黑君,你…没有其他台词了吗?)

还没来得及叙叙旧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地板被打穿了,碎石头和尘土打在了他们身上。
(我觉得…C3快塌了!)

“喂!怎么了!”Hyde慌张的叫道。

“咳咳咳…”小黑从石头堆里站起来,“…好麻烦…咳咳…合不来啊…”

利希特和愤怒组还有愤怒的下位吸血鬼也从中支起身子,虽然石头不大,到打到脸上还是蛮疼的,利希特不禁揉了揉脸上被砸中的地方。

“喂,我说…”吊戏看这些尘土飞扬的画面,说:

“这样下去…C3会塌掉的吧…”

“嗒,嗒,嗒,嗒…”脚步声从尘土中传来,一步步向他们逼近,让他们稍稍往后退了两步。

定睛一看,小黑才发现,向他们走来的是真昼!

小黑松了一口气:

“…是你啊!…我还以为是谁呢!…你…怎么才到啊…”

小黑这时发现,真昼…不大对劲!

我,忽然觉得…

人生是没有意义的…而且…有一种莫名的悲伤…

《文豪野犬之光和影》

3.已经找到了

因为我和你,有那么相似的命运。在命运的荒野里,我终于找到了你的下落。
一直在寻找奇迹,一直在寻找对的人,然后对他说,我找到了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,选自《句子迷》

一路上,他们边谈边看,这个水族馆里很漂亮,有用星空做的壁纸,衬着水的蓝色,像是进入了梦境之中。

中岛郭突然想起来:

“藤野小姐,请问有没有您妹妹当时在水族馆里的监控!”

藤野小姐看了看他,恍然大悟,说:

“监控是吧!有有!你瞧瞧,我这记性,你不提我都忘了给你看了。”

说完,拉着他就往监控室跑。

一路小跑到监控室,藤野一口气地推开门,对里面的员工命令道:

“快,把那天的监控调出来!”

中岛郭一阵吃惊,提醒藤野说:

“那个…藤野小姐,这样命令他们好吗?”

藤野可织看了一眼他,笑着说:

“没事,反正这水族馆是我们家的。”

郭这么一听,甚是惊讶:

‘我的天,好有钱…’

不一会儿,工作人员就搜出来了,让开了屏幕给藤野可织:

“给您,藤野小姐。”

藤野和郭点开了监控,图像立刻播放了出来:

这是凌晨两点时拍到的,水族馆里特别安静,只有哗哗的水流声。

突然,一个银色头发得小孩子出现在画面中,一身宽大的白色睡袍,没穿鞋,跑着…

“那是…”中岛郭问。

“那应该就是她了。”藤野可织点了点头。

画面中,孩子一路小跑,同时也和水族馆中的动物打个招呼,一切看起来很平常。

…………

直到孩子出了水族馆的门,中岛郭才突然发现:

孩子走的太顺利了!

一路上走的都是监控死角,一个正脸都没有,并且完全不知道孩子最后跑到哪里去了!

郭思索了一会,严肃地对藤野说:

“藤野小姐,如果可以,我想去一个地方。”

藤野立刻答应他,问:

“去哪里?我带你去。”

郭指着大屏幕上刚刚他暂停的地方——那个顶楼的水池,说:

“去那里,那孩子在那里停留过好一段时间,说不定能找到蛛丝马迹。”

藤野愣了一会,皱着眉头答应了他,但好像有一点不情愿,不过郭并没有注意到。

走过通往顶楼的楼梯,中岛郭又了解了一些藤野小姐的情况。

藤野可织说,她并不是这个家里的人亲生的,而是从孤儿院里挑出来的。

她的妹妹是这个家里的,可她却失踪了…

中岛郭陷入了沉默………

终于到了顶楼,那里一片幽森,看起来好就没人来过了,只有微微的光线从门缝处透进来…

“藤野小姐,能否开一下灯,太黑了,不利于办案。”

藤野可织久久才出声:

“…不用找了,已经找到了…”

中岛郭疑惑得问:

“藤野小姐…您是什么意思…”

刚站起来,就听砰的一声枪响,中岛郭一时感觉后背一阵疼痛,便是眼前一黑,仰面倒在地上…

藤野只是看了他一眼,拿出嗡嗡直响的手机,接通了:

“……嗯…这里是Queen,不用担心,父亲大人,K已捕捉完毕…”
(待完)

(说明一下,这里的K不是那个《K》,请勿误会,后期会解释的。)